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瞎熬江湖

少女不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波拉特》(Borat):耍宝骑士,行淫湿人  

2007-02-09 12:14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波拉特》:耍宝骑士,行淫湿人



  写下这样的标题,我自然是要忏悔的。身为小波的FANS,居然篡改李银河女士的终极评价,实在有点大逆不道。不过,这改动的台词,用来形容《波拉特》(Borat:Cultural Learnings of America for make benefit Glorious Nation of Kazakhstan)中的主人公(宝拉,以下简称“宝兄弟”),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。更何况,《波拉特》的风格,还真和小波不无联系,后文将要谈到这点。有鉴于此,俺也稍微安心了些。

  之所以要用到“骑士”二字,是因为宝兄弟的行径,实在与文学史上那位著名的西班牙骑士有诸多相似之处。最明显的,他们都显得与各自所处的现实世界格格不入,由此闹出了不少笑话,演绎出了一幕又一幕的荒诞场景。

  不过,与唐吉柯德不同的是,宝兄弟并非因为活在自己的理想中才与现实世界发生冲突;恰恰相反,他正是因为过于执着自己的现实世界,才捅了不少篓子。说白了,唐吉柯德的荒唐,来自于理想与现实的冲突;而宝兄弟的搞笑,则源自不同现实世界之间的巨大差异。

  按照电影的设定,宝兄弟虽然是哈萨克斯坦国家电视台的著名主持人,“金话筒”的地位大致相当于俺们亲耐的赵老师。按理说,这么重要的人,不说“锦衣玉食”吧,至少应该是“轻裘肥马”;不说“谈笑皆权贵”吧,至少也该是“往来无白丁”。然而,宝兄弟的实际状况,足够让赵老师们汗颜的:宝兄弟的家当中,肥马是没有的,瘦牛倒有一头,而且还宝贝似的喂养在自己卧室里;轻裘是没听说过的,常年不洗的灰西装倒有一件,泡妞、上镜全靠它了;权贵是认识的,要不他也不会被国家情报局长“钦点”出征;白丁是无法杜绝的,事实上宝兄弟想碰不着都难——在他生活的村庄里,除了他自己,没有一个能认识几个字的。

  尽管生活如此艰辛,但宝兄弟和所有勤劳勇敢的哈萨克斯坦人民一样,保留了乐观的天性。例如,虽然老婆“吨位”比母牛还重,但只要她还能劈柴产奶——因而也就能制作“新鲜奶酪”——宝兄弟就能凑合着和她过下去,一点也不嫌弃人家某些生理部位松垮得像赵本山同志的袖口……生活中总还有好的一面不是?例如儿子们就值得宝兄弟骄傲,他们“那话儿”的生长速度,比宝兄弟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;长此以往,继承乃父雄风指日可待也。虽然还有一个弱智兄弟让他头痛,但好在还有一个乖巧伶俐的妹妹,足令宝兄弟挣足了面子。这不,妹妹刚刚又获得了“野鸡排行榜第四名”的好成绩,这让宝兄弟情不自禁地送上一个甜蜜的吻……

  看到这里,大伙是不是有种揉眼睛的冲动?是的,于情于理,您都应该不相信;但是,以上描述并非俺在污蔑,至少电影里就是如此交代的。很显然,这不能算是宝兄弟的自谦,因为这位仁兄压根八辈子就和哈萨克斯坦挂不上钩——扮演这一搞笑角色的,是英国著名喜剧演员柯汉(Sacha Baron Cohen),他甚至连哈萨克斯坦的国土都未曾踏上。那么,将哈国描绘成荷尔蒙过剩、蠢货怪蛋成堆的地方,岂不是严重的诽谤么?如果您真这么想,那一点也不奇怪。甚至现实世界中真实的哈萨克斯坦总理阿赫美托夫,就觉得柯汉侮辱了哈国。

  从行为表现来看,我们很难为宝兄弟辩护;而且,也完全没这个必要。一来,宝兄弟在片中不止是让哈萨克斯坦出丑,美国更是差点被他闹翻了。事实上,这也是本片最主要的目的,同时也是最集中的笑料来源。编导和柯汉一起,在这里极力营造了一个夸张版的“刘姥姥进大观园”,其目的主要不是为了贬低前社会主义国家,而是为了让自以为是的美国人陷入束手无策和无可奈何的尴尬境地。正因为宝兄弟是来自于那个极度夸大了贫穷和生命原始冲动的国度,他形象之“不文明”,也就越发显得原始而淳朴,而处在当今文明最发达国度的美国人,在比较之下仿佛走到了另一极——虚伪而矫情。所以,如果哈萨克斯坦总理气得要告宝兄弟的话,布什同学都该将宝兄弟关到监狱里去“虐待”了。然而,从我实际观看过程来看,美国观众们不但没有觉得受辱,反而一个个乐不可支、笑得满地找牙。

  这其中的主要原因,就在于宝拉的所有行动,以及他每次行动所挑选的人物类型,看似随机,实则微妙,都是在幕后精心设计过的。女权主义、同性恋、黑人权益、幽默用语、牛仔传统、好莱坞明星、中产阶级聚会、犹太势力、汽车与旅行、古董收藏、宗教狂热……这些宝兄弟在美国的“文化苦旅”所一路经历的,正是所谓“美国文化”中最具代表性、同时也是最显而易见的元素。而它们在遭遇看似很不文明的宝兄弟时,都一个个败得落花流水,吃了暗亏而做声不得。宝兄弟的法宝,就在于他能以一个极端差异性的角色来撞击一个习以为常的体制,相当于从一个美国人从来没想过的角度来看待和分析美国文化,自然就能发掘出美国人自己根本无法意识到的荒诞来。而作为观众的美国人,也会因为这一“对抗”的新鲜而大感有趣,笑过之后还能思考一下;因为咱宝兄弟那些看似愚蠢、实则尖锐的问题,其实都点中了美国人的痒痒穴。正是因为有了这一点,《波拉特》与一般的恶搞喜剧区别开来;除了“破坏”之外,该片还是能够引发一些建设性思索的。

  如果有观众仍然为片中故意挑哈萨克斯坦来“夸张”而不爽的话,那看看演员柯汉自己的身份与他的角色之间的差异,也许就会释然了。可以说,柯汉是有意塑造一个与自身身份完全不同的人;借助这个掩饰的身份,他在挑战、窥探美国佬们的文化底线时,也完成了对自我的嘲讽。因为,作为演员的柯汉,正是“宝兄弟”所无法理解的西方文明人之一。此外,柯汉本身就是如假包换的犹太人,还故意借助宝兄弟对于犹太人的敌意,来顺应或者消解国际社会对于犹太人的种种嫉恨,恐怕也只有喜剧才能发挥这种功效了。

  当然,片中的宝兄弟,除了有意无意地耍宝逗弄一下敏感而正经的美国人外,还时不时暴露一下自己过于“淳朴”的一面来挑战一下观众的视觉神经。按照广东人的叫法,俺们的宝兄弟其实算得上“咸湿佬”——也就是国语俗称的“色鬼”。荷尔蒙这种东西在宝兄弟的身上,似乎和哈萨克斯坦的矿藏一样丰富。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,刚到美国的宝兄弟就被电视上《海岸拯救队》的艳星帕米拉安德森迷住了,并为此改变了整个美国行程:为了抢了帕米拉回去做“压寨夫人”,他假公济私地劝说制片人和他一起从纽约去加州,说是为了纵览美国文化,其实是要纳帕米拉为自己的“小甜甜”。于是,当伙伴“亵渎”他的“小甜甜”时,就爆发了该片中最让人啼笑皆非、同时也最挑战官能的一段肉搏戏——请注意,这场肉搏的主角是两位爷们,而他们并非同性恋。由于二者在身材、样貌、体型等方面都离“美”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,观众们绝对会被这一段很大胆而直观的场景而刺激到甚至恶心到。不论他们获得的是歇斯底里的快感,还是极端恶心的痛苦,这种极限体验,都近似于观赏《蠢货》(Jackass)那样的电影了。

  幸亏俺们的宝兄弟还不至于沦落到“蠢货”的地步,编导对他“好色”的刻画,还算是蛮有头脑的。简而言之,要让宝兄弟的“色”看起来不是那么令人反感,一个符合逻辑的方案是让他色得“自然”。当“色”变成一种率真的本性行为,那它最多是不符合文明规范的,而不是本质上“不好”的。

  以这点来看,宝兄弟无疑是“色之有道”的。虽然他对待帕米拉的手段有些过于直接了点,但他“只爱你一人”的心情还是可以理解的。因为帕米拉的“不忠”(宝兄弟偶然之间看到了帕米拉的性爱录像带),宝兄弟还曾痛不欲生,幸亏一个名叫“耶稣”的“帮派首领”和他的手下的精神勉励,才让他得以新生。可见其身虽淫,其心至纯。在对待黑姐们应召女郎这件事上,更凸显出宝兄弟作为男人的可爱来。这让人不由得更加佩服编导的心机,他们虽然将宝拉塑造成一个傻子+疯子般的喜剧角色,却在一个放肆、狂乱的表象背后,早就铺垫好了不少动人的细节。这些细节,一则舒缓了影片走马观花似的节奏,二则丰满了角色的形象。在走出影院之后,观众不仅会记住宝兄弟带来的酣畅淋漓的快乐,还会体会到其中有某些细腻的东西能引起我们共鸣。

  行文至此,可以亮出俺的底牌了:在“以虚拟角色展开讽喻”这一点上,柯汉与小波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。一个被夸张得几乎变形的人物,在一个因为强烈对比而显得很不真实的世界中,反倒激发出难以言传的真实性来。在具体内容方面,《波拉特》就像小波的小说一样,可能让某些传统的观众或读者感到不适;但是,在精神内核层次,这种艺术手法中所体现的对于传统体制与习惯思维的嘲讽与自嘲,乃至粗糙中蕴含的微妙智慧,都是值得仔细品味的。小波地下有知,恐怕也会喜欢上这位“无知无畏”的宝兄弟的。


原载《看电影》2006年23期

  



------------------
真的猛士, 敢于直面妖娆的恐龙, 勇于正视淋漓的鼻血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