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瞎熬江湖

少女不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忍》:清汤寡水的异世界  

2006-02-27 17:24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《忍》:清汤寡水的异世界[/size]

  “重金打造日本忍术酷炫特效,精湛重现正宗忍术奇幻对决。”《忍》的宣传词如是说。

  但俺要奉劝大伙——尤其是像俺这样对忍者世界怀有极大兴趣的同志们——不要抱过高期望,日本的真人商业电影水平——尤其是在动作片领域——和他们的动画相比,实在不在一个档次上。

  山田风太郎的原著《甲贺忍法帖》,所吸引人的地方无非就是两点:一是千奇百怪的忍者异能;二是禁断的“罗密欧与侏丽叶之恋”。

  对男同胞而言,第一点当然是能激起热血的。可惜,电影版的忍术,连“温血”都谈不上,更不用提啥子“酷炫特效”了。特别是当我们了解电影版相对于原著作了何等修改之后,失望之情更是难以言表。

  首先,电影在人设方面就偷工减料。原作中双方对决的是每组十人,电影中硬生生砍掉了一半。诚然,在电影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,是无法像原著那样汪洋恣肆地尽情挥洒,同时也敌不过动画版二十四画的细致描绘;既然电影版的压缩在本质上是个“选择”问题,那电影最终选择了什么其实并不重要,实质性的考量应当去看电影版所舍弃的与保留之间的对比。

  那么,电影版都“精简”了哪些人物呢?在甲贺阵营里,没了地虫十兵卫、风侍将监、霞刑部、鹈殿丈助、胡夷这五位;伊贺阵营里,则缺少了小豆蜡斋、雨夜阵五郎、和朱娟这四位。慢着,不是应当每个阵营里各缺席五位么?怎么伊贺阵营里只少了四个?难道电影版编导因为伊贺派是美眉作老大就格外开恩、偷偷藏起来一个以助美眉一臂之力?

  非也,非也。实际情况比这更可恶:编导竟然将原著中本属伊贺阵营的筑摩小四郎同志,残忍地划到了甲贺一方。可怜本来是痴情相恋于胧的小四郎,蜕变成为世敌阵营里的一员莽将,最后还惨死胧的“眼”下!真实的小四郎泉下有知,恐怕是会产生“咒怨”的。导演将小四郎同志一“叛变”,同时也葬送了原作中小四郎、胧、朱娟、药师寺天膳几人之间的多角情欲关系,人物之间的关联登时简陋了许多。

  编导如此“精简”用意何在呢?只要我们对比一下舍弃了的和留下了的各位忍者的异能,我们就能猜出个大概:原来电影版是欺软怕硬、专拣软柿子捏,那些异能复杂到难以用镜头表现的就舍弃,异能比较常规、尚能唬人的就留下了。结果,我们在电影版中就无法见识到地虫十兵卫的“虫甲遁地术”、风侍将监的“蜘蛛痰功”、鹈殿丈助的“乾坤无极肉球功”、小豆蜡斋的“伸缩如意肢”、雨夜阵五郎的“化身为泥大法”。电影真正展示这些“非常规”忍术,那才算得上“酷炫特效”,可惜导演就像心虚的贼一样,对这几位“大拿”是碰都不敢碰。

  最令人气愤的,是电影版编导居然连剩下的一点奇功异法也大打折扣。本是情窦初开的“夜叉丸”在电影里变成了吊死鬼模样,严重破坏人家青春帅哥的形象;虽说人家的武器是“头发丝”,但也没必要保持一个不伦不类的“长袖善舞”造型吧。电影编导对夜叉同学的“改造”还算轻微的,因为至少还保留了他丝带攻击的独特性,虽然死得不合逻辑,但对于本片这个黔驴技穷的导演来说,已经算是交代得过去了。而改造版“衰念鬼”则最为冤屈,原作中他满身毛发皆为武器,以发缠树临空而行的姿态真是酷毙了。可惜到了电影里,他变成了被狼养大的孩子、必杀武器居然是俗气得要死的一对铁叉。看来日本佬想讨好美国大哥都想疯了,以至于在自己的忍者队伍里还要造出这么一个“金刚狼”的变种。最搞笑的,是对“胧”与“甲贺玄之介”顶级秘术的描绘。胧的“破幻之瞳”,本是一种非常“和平”的秘术;顾名思义,它只有当对方使用忍术时才管用,对普通的攻击术不起作用。在电影中,胧的瞳术却变成一项非常残忍的进攻性忍术,动不动就让人“全身爆炸而亡”,令人怀疑导演又是受周星星同学的“毒害”过深了。更别提胧本来是一特害羞、娇滴滴的人儿,为了表现导演硬塞给她的必杀技,而频频用力地抛媚眼,简直笑死人了。炫之介同学的“幻瞳术”在电影中也好不到哪去,让敌人自戮而死的超强秘技变成了让时间变慢的“日版相对论”,可怜的玄之介同学还得嘿哧嘿哧地自己动手杀敌。要知道“瞳术”之所以能成为顶极秘术,是因为它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的无上法则。电影中倒好,紧赶慢赶地追上敌人去抛一个媚眼,滑天下之大稽的同时,也让“瞳术”落了下乘。

  也许有同学会对俺的挑剔很不耐烦:那么吹毛求“屁”干吗?商业电影不就娱乐嘛,花哨好看就行。的确,如果只是抱着这样的目的,只是为了在吃饭时打发一下无聊的时光的话,本片倒是挺适合的。影片处处都透露出那种“快餐”式的浮华,不少场景倒是拍得挺美,伊贺锷隐村与甲贺X谷(抱歉,那个字打不出来)的外景设置也显得颇具匠心……然而,这都是外壳而已,对于忍者题材——不论是否《甲贺忍法帖》的FANS——观众想看的都是奇幻忍术。电影恰恰在这方面缺乏想象力。夜叉丸PK小四郎的那一场,已经是全片最值得一看的段落;至于“破幻之瞳”运起时,那个CG制作的内视血管爆炸的镜头,更是恶俗,彷佛制片方唯恐观众怪责影片没有运用CG而临时祭起的一块遮羞布。

  既然在表现忍者“异能”方面影片已经捉襟见肘,那总该在情节营造和情感积累方面下点功夫吧。可惜的是,由于时间的限制,尽管编导已经费劲地将双方总人数精简了一半,却始终无法让角色丰满起来,更不用提牵动观众的心绪与感情了。电影版在人物方面首要的缺陷,就是每一个角色背后那些细节没有了,人物失去了生活,也就等于没有了灵魂。而导演又特别不善于用很少的镜头来折射角色性格,电影中的众多人物也就沦为仅仅是画面的一部分,过眼即忘。人物性格的缺乏,还使得本来是很惨烈的“对决”过程,变得很无关痛痒;且不说让观众从故事中体会到忍者作为“工具”之悲哀,即便是简单的为胜利者高兴或为失败者叹息都做不到。这一切的一切,最终都累计到影片中情感的颠峰——胧与玄之介的“禁断之爱”上,好好的一个具有先天悲剧情结的“忍者版罗密欧与侏丽叶”,愣是被无能编导搞得索然寡味。男女主角之间徒有几个“山水相拥”的空洞镜头,相互之间深刻、执着到令人心碎的爱则完全看不到踪影。看完影片也不得不佩服本片编导,居然能将这么有料的题材搞到一无是处,也算是种难得的能耐啊。

  《忍》的出现,或多或少体现了目前日本商业电影界的浮躁情绪。如同片中玄之介的“朋克”发型一样,本片制作方的所有功夫都花在了诸多噱头上面,题材内涵和日式电影的风骨——这些真正让人赞叹并打动人心的东西——都抛在了一边。《忍》无论怎么叫嚣“酷炫奇幻”,在俺心中却只能是一份毫无内容的“清汤寡水”;喝下这碗“水”之后,本来期待满足的我,反而更加饥渴了。

[align="center"]网易娱乐专稿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
真的猛士, 敢于直面妖娆的恐龙, 勇于正视淋漓的鼻血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